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红河必应网

搜索

[红河历史百年大事]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复制链接]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0-7-7 17: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istrator
2020-7-7 17:20:42 570 0 看全部
  作者可信度:
 
99% (107) 【我投】
  作者可疑度:
 
1% (1) 【我投】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x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1949年12月9日,卢汉宣布起义,云南和平解放, 1950年3月4日,云南省军政委员会成立,全省各地区、县也相继建立了人民政权,各族人民开始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弥勒东山、泸西永宁一带,世代居住着彝、苗、壮、回等少数民族,这里山高林密,民族众多。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势力不甘失败,特别是以青年党骨干为代表的一些旧官僚和他们的亲信爪牙,随时寻找机会发动叛乱,攻击新生的人民政权,杀害党员干部和积极分子,妄图夺回他们失去的天下。我所经历的永宁保卫战就是其中的一个特例。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1960年在昆明农学院学习的黄三




1950年,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二支队盘江大队直属排任排长,当时因几个东山(旧时叫云兴乡,属泸西县)籍的战士请假长时间不归队,我奉命回老家作劝说动员工作。4月30日出发,走了五六天的山路,串了三四个寨子,5月5日,李春方、李金华、李保荣和我准备徒步返回泸西县城。那天早上,我们刚出龙细寨子,就在路上遇到从永宁来木豆黑现今的弥勒市东山镇老街村,民国时期、建国初期的区乡政权曾设在那里,街子也在那里)赶街的人,他们说:“你们不能去,青年党叛乱了,昨天永宁乡公所还被青年党烧掉。”


一阵犹豫后,我们还是转回木豆黑,找到云兴乡乡长陈春问了一下情况,陈春说:“有这回事。”稍稍停顿一下又补充道:“下午青年党还要来打云兴乡。”那语气给人的感觉不但情报准确,而且形势非常严峻。我问:“他们有多少人?” 陈春答:“听说有四五百人。”我说:“乡上有一挺机枪,我们有枪,房子又好,敌人不可能打得进来。”可乡公所的人都认为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转移以避其锋芒为上。后来我们到街上走了一转,看到旧乡长韩某文带着几个人转来转去,鬼鬼祟祟的。一个好心人悄悄告诉我说:“韩某文他们几个人可能要刺杀你。”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永宁、东山一带地图局部


下午6点左右,我们再进乡公所,里面的人正在组织撤退,我们就一同撤往东边山上。刚出乡公所,西边和后山就响起了枪声,由于撤退及时,避免了与有备而来的青年党大队匪帮交锋。


5月6日,我们绕道赶回泸西,当晚就将云兴乡、永宁乡青年党叛乱的事向县委书记王作琦、副县长张希先(东山新寨人)作了报告,5月8日,张希先副县长就率我们排开往永宁乡平叛,十三军还派出一个连协助。猖狂一时的青年党得到消息就化整为零躲起来,大军找不到敌人,无法清剿,二十来天毫无战果。5月底,部队决定回泸西,因我是当地的彝族,会说汉、彝、苗、壮等几种民族语言,临行时张副县长把我和黄正才、施学书、李金华留下,让我们协助永宁乡干部维持治安,做群众的稳定工作。


那段时间,我们多次召开群众大会,进村入户反复宣讲,我们了解到:大小永宁、城子上等附近村寨参加青年党的达500多人。青年党的骨干大多是旧军官、旧政权官员和地霸武装人员,可见永宁形势的严峻性和这次平叛艰巨性、复杂性。我们做了大量的说服教育工作,又将法衣槽的旧保长、青年党营长王某诚等捉去县上关起来。


6月17日,青年党数百人再次围攻永宁乡公所。下午6点左右敌人开始进攻,当时我们留在乡上的武装人员很少,只有一个叫老三哥,一个叫姚玉莲的女政工,加上李金华我们四个一共六人,姚同志还仅带一支左轮手枪,当时的敌我态势的确让人紧张得透不过气。


我出生在弥勒东山大栗树,从小受地霸贪官的欺压,为逃避国民党的兵役,父亲狠下心来砍残了我右手的食指(只留下两节),但我还是3次被抓壮丁,又3次逃离国民党军队。1948年初,有传闻说又要来抓壮丁,我看到那年头没有枪、没有本事难免逃脱被人欺的命运,就将家里准备为我说媳妇用的彩礼拿去换了一支套筒枪、一支拉七枪,并带枪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华定州大队。由于我接受过军事训练,作战勇敢、不怕牺牲,多次受到首长的表扬,从一名普通战士很快成长为机枪手、班长、排长。东山、永宁一带的人都公认我不怕死、手杆硬,敌人听到“黄三”二字都会怕三分,也常常听到有人要“干掉”我的传言。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1953年任弥勒县东山区区长的黄三


永宁乡公所的大房子被青年党烧了,只有大门旁的两间土库房还在,其中一间是灶房。我布置李金华、施学书和老三哥隐蔽在一间土库房内,各防守一个方向,我和黄正才、姚玉莲隐蔽在灶房内,我用一挺机枪和一支步枪防守大门前方,同时负责保护姚同志的安全。


天快黑的时候,匪徒们趁机发动进攻。随着一声枪响,只听到李金华大声说:“三哥,我放翻了一个。”紧接着我防守的方向也有两个人影猫腰向前移动,我看靠后的那个动作有些僵硬迟缓,就瞄准其脑瓜扣动扳机,敌人应声倒下。冲在前面的敌人听到枪响,回头一看同伙被击倒,转身就跑。但这个狡猾的家伙不但不直起身来,还像老牛撒尿一样反复拐弯,眼看距离越来越远,我立刻射出第二发子弹,这一枪打在敌人的右肩上,那人用左手捂着右肩翻身藏到一堵矮墙后。为了威慑敌人,我用机枪擦着矮墙的墙顶打出了一梭子弹,密集的子弹腾起黄灰后又在街心对面的屋檐下开了花。从此,敌人不敢再发起进攻,只是断断续续地打枪壮胆,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由于房内没有水,房子又不牢实,我们人又少,不好轮流休息,自然不能长时间坚守。第二天中午,趁敌不备我们悄悄转移到胡某坤家。胡家前面是滥田,后面是街心,一座四合院,有水井、有粮食、有烧柴……我们把胡家九口人集中起来做好安抚工作,并派李金华看着。敌人没有炮,他们拿我们也没法。胡某坤和丘北的罗四、罗五又带着一帮人从小永宁过来,把我们团团围住,乱打了不少枪,还用尽恶毒的语言辱骂我和姚同志。


已经坚守四天了,敌人把四面的交通都封死,情报放不出去,此时县上可能形势也很危急,或许也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大家的心里都很着急。虽然敌人不敢强攻,但这样长时间围困,我们有丝毫疏忽,都可能造成全军覆灭的危险。直到第七天,我观察到每天早上都放牛的,从胡家后面的街心过,于是我就找了一个可靠的放牛人,叫他将情报送到指定的地方。6月25日,王树召大队长带着我们大队两个连前来解围,十三军也派一个连参战,可是由于没有做好隐蔽工作,敌人听到我大部队来的风声,就从法衣槽方向逃往丘北,没有达成就地围歼的目的。


为瓦解敌人的政治攻势,稳定民心,王树召大队长安排我们排留下来继续肃清永宁一带的青年党残余,同时深入开展揭批青年党匪帮的宣传教育活动。7月初,我们得到情报:关在县上的旧保长、青年党营长王某诚从监狱逃出来,整天和三个亲信躲在家里吹大烟,还谋划纠集旧部继续顽抗。王大队长还把我叫去,和送情报的人一起仔细了解了王某诚的房屋坐落、庭院结构,以及随行人员和武器配备。


经了解得知,王家的三间瓦房后面的街道很高,楼梯在东面,可上到大房子和耳房的楼上,大门朝西开,院内有一条可供通行的阴沟,阴沟连着灶房,可直达大门外右下角,而厅房住的是另外一家人。根据以上情况,我们排天黑后到达后,计划先在厅房上找一个位置,安排一挺机枪封锁王家的堂屋门,另用一挺机枪封锁大门,我负责监视楼上的窗口,李金华等人堵住东面灶房外的阴沟出口,准备凌晨一点左右动手。没想到我们还没围好,就见有敌人抬着烟灯出来,这时我们的机枪就响了,结果子弹打高了,没有打着,倒反把屋内的敌人惊动了。我转到东边,看到一个敌人左手拿着一支枪,右手提着一颗手榴弹从耳房楼上走出来,我一枪就把他打倒。在吩咐李金华等人仔细看好阴沟出口和耳房楼后,我又转到大房子后面,一个敌人正从楼上往下跳,打了一枪,没打着,接着又看见第二个敌人跳下来,那人刚直起身来就被我打倒。


天亮后,我们叫来本村的人喊话,叫王某诚出来投降,还是没有人搭话,屋里好像还传出挖墙的声音,我们又朝着有声音的地方打枪威慑。到中午十二点左右,王某诚的老婆才出来说:“屋内只有她和姑娘,男的昨晚夜间就走完了。”仔细分析情况,有一个持枪的敌人下落不明,第二个从楼上跳下的敌人也不见尸首,从血迹看那人是逃进了村边的密林,但从流血的情况看那人可能也活不长。再问王某诚的老婆,那女人说王某诚上身穿的是一件蓝衣,综合各种情况,那带伤从密林里逃走的就是王某诚。


我们把打死的两个敌人验明正身后才吃中午饭,正吃着,有群众来报:他看见一个抬着枪的人从王家牛厩向东南方向的大河边逃去。我们立刻丢下饭碗追击,到达河边时,看到敌人已过了河到对面的半山上,步枪已经打不着了。机枪手尹家兴打出一梭子,没打中,眼看敌人就要翻过山头,我叫尹家兴重新装弹把机枪递过来,迅速射出一阵连发,敌人应声倒下。我不会游泳,是水性好的李金华等人游过河去查验情况,他们说那个敌人中弹多处,其中一颗子弹击中左胸。


此战,我们排虽然没实现战斗的突然性,围歼战变成墙外人打墙内人的攻坚战,但全排无一伤亡,毙敌三人,伤一人,缴获步枪两支,子弹六十七发,手榴弹两颗。至此,随着其他骨干分子相继归案伏法,永宁地区轰动一时的青年党叛乱彻底平息。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1984年,离休后的黄三(前排左二)重返革命老区,与当地的群众合影





好文推荐:

地理探秘丨碧绿掩映,扑朔迷离!蒙自这个“寺”,你去过吗?

家乡味道 | 这种美食凭味道就能将你征服,何需拼颜值!

悦读红河丨和土地一起醒来


作者 | 黄三(口述) 朱忠(整理) 文/

责编 | 普薇
邮箱 | rwhhrwhh@163.com


史海钩沉丨还有多少红河人知道这场保卫战?它就发生在……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人文红河」,搜索「hhrb_rw」即可关注。

楼主热帖
  • 您可能感兴趣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570 | 回复:0

热点排行更多

元阳马街酒寻求加盟合作伙伴
红河必应论坛为有需要的网友提供互动分享交流为主要方向,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
站内导航
地图搜贴
站内导读
网址导航
本站站务
站务管理
投诉意见
红河咨询
商家合作
黄页114
Q群展示
广告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MIP| BBS| Archiver| 小黑屋| 红河必应网 |网站地图
加入Q群:334944834 地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邮箱:administrator@hhbing.com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7004499号-1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