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红河必应网

搜索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复制链接]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0-4-23 16: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istrator
2020-4-23 16:59:17 482 0 看全部
  作者可信度:
 
99% (107) 【我投】
  作者可疑度:
 
1% (1) 【我投】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x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你是否记得在青春的岁月中我唱的那首歌,在满天的夕阳染红的暮色中你静静地听着,回忆像一团不灭的火燃烧着你和我,承诺是不断破灭的泡沫谁都没把握......”这是郑智化《原来的样子》里的歌词。


总有一些歌声,在耳边回荡,总有一些旋律,在心间流淌,总有一些词句,让你欢笑悲伤,久久不能遗忘。作为80后生人,还没有达到总结人生的阶段,但不经意听到某些歌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年的人和事,就像很多人说的,听歌就是听回忆、听心情。我没有太多文笔,在这里稍微梳理一下曾经陪我走过的歌声。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我生于1984年老鹰山下的所得村(所得村是彝族语言翻译过来的,汉语的意思就是森林旁边有草坪的寨子)。那时我的家乡还很贫穷落后,作为农村的孩子,童谣是奢侈的。我的母亲是60年代生人,什么《小燕子》《娃哈哈》《捉泥鳅》等儿歌,我外婆也不会唱给她听,自然我也就没听过了。那时我的曾祖父还活着,他教我唱过《放羊调》,母亲经常说,我那时记性很好,可以将放羊调一直从正月唱到腊月,现在却一句都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是几句歌曲,也不知道是谁教我的:“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走进红旗学校扛起革命枪,鲜红领章两边挂,五星帽徽闪金光…..”


大概80年代快结束,我有5岁左右,爷爷卖了家里的一头母牛,从城里买了一台熊猫牌黑白电视机(当时是所得村第一台电视),于是,每天晚上,我记得整个屋子里全是来我家看电视的人,电视雪花一多,父亲或小叔就要跑去外面动天线。我记得那时开始放《封神榜》《渴望》《神州侠侣》等电视剧,于是里面的插曲,片头、片尾曲就成了我们小孩子的歌。“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的河,一个神话,就是浪花一朵 一个神话,就是泪珠一颗”“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尘世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我有一片心,心像天边月,月在高山巅,月夜上台阶”“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些歌的名字叫《神的传说》《追梦人》《雪中情》《渴望》,才知道毛阿敏、罗大佑、罗文等唱这些歌的人叫做歌星,也才知道当时我们这些小孩子唱情歌、不唱儿歌,多么有趣和幼稚。


记忆中,1990年,我6岁左右,小叔结婚了,于是分家。我和父亲、母亲、弟弟住到了爷爷家对面的寨子(爷爷家这边叫大寨、我家那边叫对门),当时条件艰苦,分到我家的大米不够吃,母亲经常会在米饭里面加点粗粮(玉米面)进去,我吃不惯(噎脖子),经常跑去告我奶奶,说我母亲不给我米饭吃。我还记得,当时电不怎么正常,隔三差五就点水油灯照明(蜡烛是奢侈品),晚上的时间很难打发,我们小孩子趁着月光捉迷藏、过家家,大人就聚在一起说东家长,道西家短,时不时还会聊一些神话传说和他们“亲身”经历的鬼故事。特别是鬼故事,吓得我们小孩子话都不敢讲,钻到哪里都觉得有鬼在后面。那时我父亲有好几根笛子,还有一把吉他,晚上没事的时候,他会拿出来吹、弹,并自己哼唱。也不知怎么的,后来我被他拉去“组乐队”,慢慢变成他的主唱。“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咱亲人尝一尝(当时都不知道大枣什么模样)”“毛主席啊共产党,抚育我们成长,草原上升起了不落的太阳”“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能那样过,生活就得前思后想,想好了你再做……”。这些就是父亲那些年的歌,他特别喜欢刘欢,但是在他的逼迫下,也成了我童年的歌,有时唱不好,还被他骂,而且要重来好几遍。母亲喜欢《刘三姐》《阿诗玛》《五朵金花》等电影(即使现在,只要有电视台放,她必看),里面的山歌、情歌,她首首会。我们有时候没有小伙伴玩,就坐在灶房里听母亲讲刘三姐的机智聪慧,讲阿诗玛和阿黑的爱情,讲阿鹏如何去大理找到金花。“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家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于是,这些歌也成了我童年的儿歌。其实真正的儿歌,我只学了一首《小草》。当时弟弟1岁半左右(我3岁多一点),会走路的小孩突然不会走路,我的父母背着他四处求医问药,均不见好转,在姨妈的建议下,母亲决定上昆明儿童医院诊治,于是奶奶卖了2头猪,嫁在马槽冲的大姨妈也卖了1头猪(借了500元),总的凑了3000元钱。就这样,5元/人的客运车票,搭着父母和弟弟去到昆明,在那里,我弟弟每天要打很多针,还从大腿上抽骨髓,从脑袋上挤针水,就这样坚持了近半个月,后来弟弟看见穿白衣服的人就害怕得大哭大闹,母亲常常以泪洗面。快要绝望的时候,住院第15天,弟弟突然爬到母亲旁边,要母亲丫马夯(坐在母亲脚上颠簸),这时母亲发现弟弟两只腿已有力气,眉头终于不再紧锁……弟弟病情稍微好转后,父亲回来老家,把我接了上去(第一次出远门),在医院里,我逢人就喊娘娘(姑姑),那些医生护士感觉我可爱,于是无事就逗我玩,教我唱了《小草》这首歌:“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1991年的一天早晨,我被父亲从被窝里喊起,牵着我到大寨北边的学校里去,把我交给了田老师。我的第一个书包是小姑绣花的布提包,我的第一个同桌是黑二妞(外号),我的第一节课是:医生往嘴里照电筒a、学公鸡叫o、大鹅游泳的影子e,我在学校的第一首歌是《上学歌》,后来教音乐的张老师教我们唱《回娘家》,现在想想,《回娘家》这歌,怎么能教我们小孩子唱呢,不适合啊,哎。


1992年,家庭条件稍好一点,有一天父亲和母亲要去城里赶集,偷偷和我说:你在家领着弟弟,我们要去城里买电视回来。当时我很兴奋,父母一走,我就把这事告诉了邻家所有的小伙伴,小伙伴又把这事告诉了他们的父母。那天晚上,老牛车拉着电视回来,我家院子站满了人,大家像迎接英雄一样迎接着我的父母,然后七手八脚的搭天线、装电视……。从那天起,我家屋里每晚都挤满人,只有一个中央一台,但大家看的津津有味。《包青天》《梅花洛》《水云间》《青青河边草》《婉君》《赵尚志》《杨乃武与小白菜》……,里面的插曲,同样是那年那月的歌。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姜育恒的《梅花三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李翊君的《婉君》“一个女孩名叫婉君,她的故事耐人追寻……”李娜的《嫂子颂》“嫂子,嫂子借你一双小手,捧一把黑土,先把鬼子埋掉……”。当然,除了电视传播,我还受到了三爷爷家二叔的影响(比我大5岁左右),我的亲三爷爷死的早,后来的这个三爷爷是文山西畴人(是个拿工资吃饭的干部),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子,生了二叔,那时二叔经常会跟着三爷爷去外面的世界,所以小人书、玩具、花炮、零食等,应有尽有,而且他还会“武功”,我崇拜得不得了。有一次暑假,他从西畴回来,教我唱了几首歌,《水手》《星星点灯》《麻花辫子》《年轻时代》,哦呦,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除了《麻花辫子》我不喜欢外。后来很多年,我才知道,唱这歌的人叫做郑智化。最记得的是小学那几年的寒暑假,我会跟着比我大一些的青年小伙去石洞坡、老祖坟山、火烧坡、老鹰山等座落去放牛,树林中,此起彼伏的《花心》《情网》《水手》《星星点灯》《七月火把节》《同桌的你》,你方唱罢我登场,也是多年后,我才知道周华健、张学友、老狼、还有个彝族组合叫山鹰组合,也才知道歌分很多种,民族、校园、摇滚、美声、通俗、山歌。


小学阶段,《三国演义》《新白娘子传奇》《白眉大侠》《甘十九妹》《狼行拂晓》《香帅传奇》等电视剧热播,里面的片头、片尾曲也是我学得对象。《滚滚长江东逝水》(多年后,东北农民朱之文竟然还能把他自己唱红,奇迹),《渡情》(现在去KTV都还会点了唱),《新水调歌头》《天大地大》等歌,留给我太多的回忆,特别是“刀,是什么样的刀?金丝大环刀。”“书上侠客万般神通,说个成人童话美女爱英雄”“妹心有君妹身重,君心有妹君身低,求一世存真情,愿落不愿起”“注定一生,与天争,注定一生,假假真真”。音乐响起,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对了,郑重提一下,1994年,我曾祖父去世(曾祖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定为走资派,当年斗地主的时候腿被木棍撬过,我印象中他经常会用竹筒按在腿上拔火罐,用小刀削死皮);1995年,曾祖母去世(曾祖母是个小脚,她洗脚的时候我们最新奇,大脚拇指是正常的,余下四个脚趾像鸡翅膀一样压在脚底板),两位老人均活到80岁。


1997年上半年,我小学六年级,那年小姑要出嫁了(小时候是小姑背我长大的,所以和小姑亲情要更深一些),因为她平时喜欢唱歌跳舞,所以她接触的歌也比较多一些,当时我在学校学的歌,还有很多老辈人的革命歌曲,唱给她听她总是笑我,于是她教了我两首《九月九的酒》《小芳》。那年还有一首很火的歌曲,是火风的《大花轿》,我弟弟挑水泼烤烟的时候都会一路走一路唱,惹得农忙的人们哈哈大笑。当然,我也会唱这首歌,只是我更愿意在KTV里面点火风的《妹妹等等我》(现在去KTV都会点了唱,带点搞笑性质)。


1997年香港回归,9月份的时候,我到金马中学读书。当时刘德华的《中国人》,罗大佑的《东方之珠》等歌传唱大江南北,唱出了祖国的自信和强盛,我自己心里也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感觉自己不再是小屁孩了,是个翩翩少年了。在这一年,有一首歌不得不提,陈星的《流浪歌》,无师自通一般,不知不觉就学会,“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唱着的时候,感觉会难过,总会把自己置身于他乡游子来感受,可能与当时金马中学实行封闭式管理、2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有关。后来又在学校广播里面听到山鹰组合的《离开家的孩子》:“离开家的孩子,学会了寂寞,离开家的孩子,学会了思念”,那种婉转悠远的声音和田园诗意的歌词,直击人的灵魂深处,一直陪伴我很多年。


1998年到2001年,那些年的歌声,我们同龄人都肯定还记得。同样,成长的我们也开始看春晚了,也会买卡带了,也会追星了,也情窦初开了。张宇的《月亮惹的祸》,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天涯》,李琛的《窗外》,林志炫的《单身情歌》,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校园广播里经常放的粤语歌《真的爱你》《光辉岁月》;春晚的《中国娃》《相约98》《中国功夫》《常回家看看》等;那时的电视剧也不简单,《流星花园》的主题曲《流星雨》《情非得已》;《还珠格格》的主题曲、插曲基本全火:《当》《雨蝶》《你是风儿我是沙》,《神雕侠侣》主题曲《归去来》。那年动力火车因为《当》这首歌而名声大噪,推出了很多歌,现在去KTV我还会点《背叛情歌》。除了这些,当时的我还崇拜一个大家不怎么喜欢的歌手——陈星。当时去街上买的盗版卡带,就是陈星的,除了《流浪歌》,他之后推出的《望故乡》《离家的孩子》《新打工谣》《思乡酒》《大西北》《网络情缘》《雁南飞》《同船共度》《忘了我吧》等歌曲,一直陪着我在外漂泊多年,即使现在,有些歌我也一直在听,他的歌词简单,却很感人,唱出了很多他乡游子的辛酸和无奈,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父亲、母亲也都喜欢他唱的歌。记得有一次母亲回忆她的之前的生活(母亲有兄弟姐妹10个,在她16岁时,外公、外婆已先后去世,几个姐姐都出嫁了,只有她领着我三个舅舅生活,而那时小舅才有3岁),讲外公到丘北卖猪买牛一个月来回一趟,讲外婆稍不留意就会被外公用皮鞭抽打(有一次外公因为琐事打外婆,伤心欲绝的外婆冒着大雨回娘家,结果被风雨呛到,于是留下了后半生的咳喘病),讲大舅当时学习很好而因为家庭选择辍学,讲二舅生病被医生打针戳到动脉导致右脚发育不良而残疾,讲小舅耍脾气用石头将家里唯一的水缸砸烂……当时放着陈星的歌“亲人的笑容只在梦里头,有苦留在心里头,东奔走西奔走,再多的忧愁不愿说出口”,母亲禁不住潸然泪下,并说这些唱歌的人怎么那么会唱。


2001年下半年,我来到泸西一中学习。那时有一个家电下乡补助项目,VCD、DVD慢慢走进千家万户,学校里MP3、CD慢慢流行起来,但是卡带还没有完全过时。很多同学以英语听力考试为借口,问父母掏钱买来复读机、录音机等学习(其实大部分是听歌)。就这样,很多励志歌曲、校园民谣、情歌偶像开始出现,街上买来的卡带大家互相交流播放。伍佰《挪威的森林》《浪人情歌》《白鸽》,任贤齐《飞鸟》《兄弟》《逍遥游》《小雪》,阿杜《离别》《天黑》,小刚《黄昏》《我的心太乱》,谢霆锋《你不会了解》《因为爱所以爱》,陈奕迅《十年》,水木年华《一生有你》《蝴蝶花》,李圣杰《痴心绝对》《手放开》,迪克牛仔《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逃亡》,王力宏《龙的传人》等等就是我们那个时候的主流歌曲;有的同学喜欢听老歌,也拿到学校来,如刘德华《忘情水》(给我一杯敌敌畏,死了我也无所谓)《一生走过的日子》《缠绵》《冰雨》《今天》,小虎队《爱》《青苹果乐园》,中国力量《水姑娘》,屠洪刚《霸王别姬》《你》《精忠报国》,张学友《吻别》《祝福》《你好毒》,张信哲《信仰》《别怕我伤心》。记得我们班的三毛特别喜欢郑智化,里面有一首歌我以前偶尔听过,叫做《游戏人间》:“像我这样的老百姓,有谁在乎我,有钱的当老大、没钱的难过活,就算是看不惯,我又能如何……”。这首歌当时对我触动相当大,那时家里不顺,老实憨厚的父母不知道城里套路深,辛苦10几年的积蓄被亲戚连哄带骗(亲戚也是受害者)全部拿去非法集资,家里养的牲畜全都带病死光,可以说惨淡异常;2002年,学习一直上不去的弟弟没有考取高中,选择了回家种地;而我在一中的学习也不是很理想……郑智化这种带点叛逆、消沉的“酸甜苦辣尝过、人情冷暖看破”的歌词,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高中三年,我晚上会失眠,很多时候夜里2点左右才能睡去。那时学校里每个学生逼着买了一个收音机,当时红河州广播电台有一个专门点歌的音频,很多人会点歌送给朋友、亲人、情人。彭玲《囚鸟》,周华健《忘忧草》,满文军《懂你》《望乡》,童丽《相思》《烟花三月》,老狼《恋恋风尘》《青春无悔》,沈庆《青春》,李宗盛《爱的代价》《漂洋过海来看你》,林志炫《你的样子》等歌曲就是从这里听来的,也陪我度过了每个难熬的夜晚。《你的样子》这首歌让我印象最深,当时听后,我一直恋恋不舍的追查它的出处,结果是罗大佑为电影《阿郎的故事》配的插曲,于是罗大佑成了我的偶像,除了小时候的《追梦人》、现在的《你的样子》,我又喜欢上了他的《滚滚红尘》《恋曲1990》《光阴的故事》《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他的歌词,每一首都是唯美的诗,诉说着人生的悲欢离合、无奈辛酸。


2004年春节刚过,一向健壮的爷爷感觉胸闷疼痛,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肝癌晚期,活不过2个月(爷爷那年64岁),医生的建议是爷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嘱咐父亲和小叔做好心理准备。那时候除了爷爷、奶奶,其余亲人都知道病情严重。一次吃饭的时候,爷爷夹了一块鸡肉准备吃,旁边的奶奶用筷子把鸡肉打落,告诫爷爷鸡肉会发病,等病好了再吃......,旁边的我们强忍泪水,心酸至极。作为40年代的人,他们经历了58年、大锅饭、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历史时期,爷爷和奶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只有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忠贞和陪伴,他们一生平凡又不平凡,生儿育女7人(一个叔叔5岁时夭折),在荒凉的红土地上翻犁劳作养活一家,而今岁月稍稍静好,爷爷却得了这样的病......。农历二月底,爷爷要走的那晚,所有亲人全部围在他的床边,把他扶起穿衣理发,爷爷快要散光的眼睛扫了一转在场的人,呼出最后一口气,然后不再醒来,奶奶拉着爷爷冰凉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我们的哭声也许在天堂都听得见。那之后,我好几次梦到爷爷,他还是当年的模样,不同的是梦会醒来,醒来之后会发现那就是个梦,不是现实。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2004年6月7日、8日,爷爷去世1个月后,高考如期而至,我也迎来了一个超长暑假。假期间,舅舅家的表弟钱某某来帮我家干农活,他唱了一首朗朗上口,又不失真情实感的歌,“自你离开以后,从此就丢了温柔,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等寒风呼叫依旧......还记得你曾答应过我不会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侯鸟飞得那么远......”这首《西海情歌》,让我听到了对亲人的思念,而不是对情人的不舍。那一年,刀郎除了《西海情歌》,他的《冲动的惩罚》《2002年的第一场雪》更是红得发紫,而他本人越加神秘,因为歌带里的MV只有风景画,没有刀郎。就这样,从那年夏天开始直到现在,我变成了“刀迷”。《艾里普和赛乃姆》《永远的兄弟》《喀什葛尔的胡杨》这些是我经常哼的歌曲,刀郎《手心里的温柔》创作背后的故事,像极了爷爷奶奶的爱情:上世纪90年代末,刀郎去新疆伊宁那边的那拉提草原采风,当时接待刀郎他们的是哈萨克族的少数民族干部,这个干部给刀郎讲了一个关于他爷爷奶奶的故事,这个干部的爷爷奶奶在上个世纪40年代结婚,婚后不久,就在战乱中失散了,这一失散就是40多年。40多年之后,爷爷终于在东疆巴里坤草原找到了他奶奶、爸爸还有他们几个兄弟,奶奶40多年并没有重新组建家庭,一直在等爷爷。刀郎听了这个故事,只是感慨命运多舛,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也没有很在意。但令人震撼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早上,刀郎起床之后,看到了这一对分别近50年的老人在帐篷外面晒太阳,新疆早晨的阳光特别柔和,特别温暖,阳光照到两位老人的脸上,两位老人的面颊特别安静,老爷爷的手搭在老奶奶的手背上,一言不发,一脸安详。在这个时刻,什么生活的磨难、艰辛,什么海誓山盟、天荒地老,在这两位老人面前,通通都不算什么了。这幅安详的画面触动了刀郎,他情不自已,立即奋笔疾书,写下了这首《手心里的温柔》。


2004年下半年,我准备去广西读书,对一个未知的地方充满着激情和希望。那时我家情况稍稍缓解,父母多了一点笑容,但依旧在山坡上栽烤烟、种玉米;弟弟被送去白水镇姨妈家那里学修车。8月底,随着开学的日子接近,二姨父买好车票送着我去到学校。一个陌生的城市,但有熟悉的歌谣:刀郎的歌声传遍大街小巷、到处播放,还有唐磊的《丁香花》、庞龙的《两只蝴蝶》。那时网络歌曲刚刚流行起来,何炅《栀子花开》,东来东往《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香香《猪之歌》等。还有一首神曲大家都忘不了《老鼠爱大米》,我们军训完毕,教官要走了,很多小女生哭的稀里哗啦,嘴里唱着:“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切,我在心里很抵触,这是什么歌?到底要表达什么?还不如我们云南配音的《开心蒙太奇》台词: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人生的四分之三。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寒来暑往,那些年听的歌很多,也第一次白天去KTV唱歌,第一次在学校里登台表演,期间家里也出了很多事。人生,估计也就是这样,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2006年夏天,弟弟出车祸,整个暑假,一家人在不安中度过。父亲每天去医院,母亲在家守护着庄稼,我从广西回来才知道这事,父母的理由是怕我期末考试受影响,那时我很汗颜,读大学其实就是混出来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考研(当时我的座右铭是,有如考研,不如烤烟),也没有想过司法考试(看见法条头就大),期末考试我就没有在乎过。那几年,姨妈、舅舅家的表姐、表弟,邻居家的伙伴都结婚生子,我还在学校继续读书,而且不知道毕业后会去做什么,惶恐和不安袭上心头。现在只要唱起誓言的《求佛》、伍佰的《与你到永久》、陈瑞的《白狐》、汪峰的《飞得更高》、阿木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信乐团的《离歌》,水木年华的《爱上你我很快乐》《在他乡》《借我一生》等歌曲,就会想起那些过往的人和事。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2008年即将毕业,在撰写论文的同时,一个人游走于各地考场和招聘会,广西南宁、玉林、来宾,云南昆明、弥勒、怒江、昭通都留下了找工作的足迹。记得5·12地震来临时,我在南宁的一个宾馆里看直播,当时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还没有去世,董卿边主持边哭,“我们要众志成城、我们是炎黄子孙……”韦唯流着眼泪唱《爱的奉献》时,我也哭成了泪人。全国一片哀伤过后,8月8日晚8点,祖国迎来了百年奥运梦想,那天晚上,我在昭通市鲁甸县一个小旅馆里面看开幕式直播,张艺谋的“大片”展示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刘欢《我和你》、红衣小女孩《歌唱祖国》让我骄傲自豪。当年围绕北京奥运会有两首歌让我记住,一首是百位明星演唱的《北京欢迎你》,一首是周华健童声伴唱的《我是明星》。这年夏天,公务员考试失利,于是选择了去昭通市鲁甸县一个乡镇为人师表、教书育人。我教书的学校叫火德红中学,那里条件艰苦,经常会停水停电,学校只有一台电脑可以上网传文件(当时感觉与世隔绝,2010年才拉上网线),通往县城的路还是土路,平时还要自己去山上找柴,自己拉煤生火做饭,如果停水停电,只能吃泡面。当时最寂寞的就是周末和补课,我们外地来的几个老师只能自找乐趣,打牌、爬山、烧洋芋、集体看电视。刀郎为《我是特种兵》演唱的片尾曲《永远的兄弟》就是集体看电视剧记下来的。那时的歌,多半是学生先唱起来,我才知道。比如《火苗》《想起》《谁是谁的谁》《其实我很在乎你》等等,那几年最火的是凤凰传奇,有一次我去一学生家的路上,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站在她家门前唱“在那人潮人海中你也在沉默,和我一起漂泊到天涯的交错……”。当时很好笑,感觉就像我小时候唱《回娘家》一样。所以现在我儿子唱《自由飞翔》时,那年那月的画面就出现在眼前。有时晚自习的时候,为了放松学生心情,用另一种方式教育激励他们,也教他们唱歌:成龙《男儿当自强》,苏有朋《珍惜》,王杰《祈祷》等,希望他们怀着一颗善良的心,飞出山沟沟,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和地。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后来学校有了网络,我自己也有了电脑,日子不再那么无聊,于是又开始关注着外面的世事变化。降央卓玛的《走天涯》,安琥的《天使的翅膀》,庞龙的《幸福的两口子》就是那时我听的歌。有一次在网上看到两个农民工唱汪峰的《春天里》,让我感动无比,当时下了一个唱歌软件,每个周末对着电脑练习这首歌,直到练会为止。也因为这首歌,让我重新认识了汪峰,后来他上《中国好声音》,《北京北京》《青春》《的青春》等歌曲也就成为我点歌的一部分。


学校放寒暑假期间,我会在昆明停留,找以前的高中同学刘某某等。刘某某喜欢许巍的歌,他手机里全是,在爬西山的路上,我细细的品味着《旅行》《曾经的你》《故乡》《完美生活》《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等歌,感觉像喝了米酒一样醉人,写得那么完美,唱得那么悠扬:“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 谁画出这天地 又画下我和你,谁让我们哭泣 又给我们惊喜,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之前我只听过许巍的《蓝莲花》;有一次在昆明南屏街的天桥旁,一个男人抱着电吉他忘情地唱着《关不上的窗》:“我是心门上了锁的一扇窗,任寒风来来去去关不上,这些年无法修补的风霜,看来格外的凄凉”,那是我第一次给街头艺人钱:20元。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2011年9月,我考取公务员,漂泊多年的孩子又回到了家乡,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地方,如艾青那首诗说的:“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回来之后的自己,忙于工作,不再痴迷于那些歌星,偶尔会看选秀节目,发现感动的,会悄悄记下。比如CCTV3曾经举办的《中国好歌曲》,霍尊的《卷珠帘》,莫西子诗的《要死就死在你手里》,周三的《一个歌手的情书》,赵雷的《画》(不喜欢他的《成都》),周深的《大鱼》,山人乐队的《上山下》《三十年》,戴荃的《老神仙》(不喜欢他的《悟空》)等。同事之间工作之余也会唱歌PK,很多经典歌曲我也暗中记下。比如庞龙翻唱的《人生第一次》,安与骑兵的《哦,想》,黄磊的《我想我是海》,王杰的《英雄泪》,刘矣珂的《半壶纱》,巫启贤的《太傻》,周杰伦的《青花瓷》《东风破》《千里之外》《烟花易冷》《菊花台》,梅艳芳的《女人花》《一生爱你千百回》《似是故人来》,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还有一些很老的、唱一首歌就销声匿迹的歌星,如《梦里水乡》《涛声依旧》《晚秋》《吻和泪》《军中绿花》《天堂》《卓玛》《飘摇》等。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时光流逝,不再年少,歌声也就定格在那些过往的岁月里。2014年,家里盖了新房子,弟弟从昆明回到泸西金马镇开了汽车修理厂;2015年我和我的高中同学走进婚姻殿堂,定居城里,2016年、2019年有了两个儿子。近些年听过、唱过的《传奇》《小苹果》《成都》《桥边姑娘》等,感觉都不如郑智化、罗大佑、刀郎、梅艳芳、李宗盛、许巍他们的歌。现在,我天天陪着大儿子唱《小燕子》《泼水歌》《小手拍拍》《马兰谣》《点虫虫》等100多首儿歌,感觉是在弥补自己的童年;不过儿子也不示弱,《十跪爹娘》《花桥流水》《世界第一等》《远走高飞》等歌曲也能唱得像模像样,连迈克尔.杰克逊的《dangerous》他也敢边跳边唱。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金亮,男,1984年11月生,现任旧城镇党委委员、宣传委员、副镇长。兴趣爱好甚广,工作之余会唱唱歌、写写诗、弹弹琴、吹吹笛,不过纯属自娱自乐;看见杀猪宰牛,心会颤抖,不知是天生害怕,还是善良引起的怜悯。经常念叨的一句话:人生哪能无忧愁,抱怨不如多奋斗。




文丨金亮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责编 | 陈静 编审 | 张誉耀 总编 | 陈康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泸西县融媒体中心

新闻热线 : 0873-6650489

投稿邮箱:lxbs6627512@163.com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飘过的歌声  走过的旅程

泸西官方抖音号

泸西官方微信公众号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红高原泸西」,搜索「zhimeiluxi」即可关注。


楼主热帖
[这是默 认签名,更换签 名点这里!]
红河必应社区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咨询/聊天/交友请搜索QQ群:334944834 微信公众号:hhbingcom,欢迎大家加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482 | 回复:0

热点排行更多

元阳马街酒寻求加盟合作伙伴
红河必应论坛为有需要的网友提供互动分享交流为主要方向,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
站内导航
地图搜贴
站内导读
网址导航
本站站务
站务管理
投诉意见
红河咨询
商家合作
黄页114
Q群展示
广告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MIP| BBS| Archiver| 小黑屋| 红河必应网 |网站地图
加入Q群:334944834 地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邮箱:administrator@hhbing.com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7004499号-1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