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红河必应网

搜索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复制链接]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20-7-3 21: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istrator
2020-7-3 21:48:29 148 0 看全部
  作者可信度:
 
99% (102) 【我投】
  作者可疑度:
 
1% (2) 【我投】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x

请点击上面 宇宙眼 关注本公众号



明清以来,滇南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政治制度——土司制度,土司制度下的政治结构有其特殊之处,形成了一种具有民族特色的亚官僚政治结构。洒马土司杨德高就是典型的代表。


从小就听父亲讲述洒马杨德高的故事,一直想着找机会去洒马村看看,没想到现在才有机会一看。


一、优越的地理环境


洒马村,位于绿春县大水沟乡大水沟村委会东南部,现有47户215人,全部为哈尼族,离乡政府3.6公里,海拔1300米。在绿春县,海拔1000-1500米之间是气候最适中,庄稼最丰收的地带,如绿春县面积最大的腊姑梯田、桐株梯田都位于这个海拔范围内。在生产力不发达、到处闹饥荒的那个年代,考虑能否吃饱肚子是占据第一位的,哪里拥有最重要的粮食来源基地——梯田,哪里就富裕,哪里就有实力。洒马村森林密布,生态环境优越,水源充沛,本村及周边村寨开垦有大量丰饶的梯田,这些都为洒马村土司杨德高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环境和物质基础。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洒马村卫星图


二、传奇的人生故事


二十世纪上半叶,红河南岸的洒马土司杨德高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

民国年间,洒马土司为杨姓哈尼族。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木嘎(今江城县东部)土目陈定邦率众反叛,当时,洒马地方头目杨发昌是陈定邦的结拜兄弟,积极支持和参与了这次反叛。1888年,陈定邦兵败逃至洒马杨发昌家藏匿。清兵追至洒马,要杨发昌交出陈定邦,立功赎罪。杨发昌禁不住诱惑,投靠清军,交出了陈定邦,并且为清军平乱出谋划策,贡献颇大,得到清军将领的赏识。清军一位将领马介堂(据说是开远大庄人)收杨发昌为义子,将其带往昆明培养了三年,传说杨发昌在昆明期间获得土官之职。从昆明回来后,杨家的势力、财力等得到扩充,成为洒马一带的土司。杨发昌死后,他的几个儿子争权夺利,互相残杀,危害乡里,被普洱府治罪(洒马当时属于普洱府管辖)。


杨德高(1910年10月18日—1954年6月),又名杨黑才,为杨发昌之孙。杨德高一生多难多事,充满传奇:因病跛脚,三岁就成为父辈的替罪羊,被投入普洱府监狱监禁四年,出监狱后回到洒马村,继承了洒马头人的职衔和衰败的家业,在其幕僚的辅佐下,逐渐恢复了家业,建立了武装,成为当地影响最大的土司。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杨德高墓碑文


1943年,纳楼土司普国泰(其衙门位于现在的建水县坡头乡,时任布防滇南的国民政府第一集团军抗日游击联合司令)委任杨德高为抗日边防游击大队长,共有队员384人。1945年,为摆脱上六村(现在的绿春县名就是来源于“六村”)土司、元江县大兴镇镇长兼骑马乡乡长孙宗孔的统治,杨德高投靠元江咪哩王李和才,寻求支持和帮助,从此,杨德高与李和才的关系就日益密切起来。1946年,杨德高被元江县政府委任为元江县骑马乡副乡长。1948年,听命于李和才的安排,杨德高开始与共产党人接触,年底,杨德高派出一个中队的武装协助李和才部解放了墨江县城。1949年3月,“云南人民讨蒋自卫军二纵队”在元江因远坝组建后,即分路向思茅、普洱地区进军,二纵七支队通过李和才的关系,到达下六村一带开展工作。当时,杨德高有常备武装150多人,配备各种枪支150多支,杨德高及坝哈头人杨文才接受共产党的改编,将其私人武装改编入“西南反蒋联防指挥部”的武装,共编成三个大队,组成“元墨边区联防指挥部”,杨德高任第一大队队长。1949年8月,中共元江县西南区委成立,区委在下六村一带开展工作,组建西南区地方武装基干队,武器装备从杨德高家借用,10月1日,中共元江县西南区委员会在牛孔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元江县西南区人民政府,区领导动员杨德高将武器交给政府,杨德高派人征求李和才的意见后,首次交出40支枪。但交出枪支后,思想上又产生了怀疑,授命其师爷白常福召集所属头目开会,商议交枪后的“应变事项”,暗中整编所属部队。1950年2月,红河县人民政府筹备处成立,元江县西南区划归红河县管辖,析置为大兴镇和骑马区;不久后,骑马区副区长李铁生擅自抓捕关押杨德高夫妇及其下属8名头人;5月,杨德高夫妇越狱逃跑回洒马,在国民党特务的鼓动下,开始组织武装暴乱;5月21日,驻军某部三营派两个排袭击洒马,击溃杨德高;6月,杨德高纠集叛军100多人攻打驻治平掌街的骑马区区政府,骑马区基干队反击,击溃杨德高叛军;7月,解放军某部二连进攻洒马,再次击溃杨德高叛军。1950年6月,杨德高叛乱后不久,上六村土司孙宗孔的女婿曾德兴也开始叛乱。杨德高、曾德兴叛匪与墨江叛匪李时、徐伯川合流,叛匪多时达800多人,盘踞在下六村边境一带,骚扰当地村寨,抢夺民财,袭击当地政府,从1950年到1951年11月,杨德高叛军多次进攻地方政府,驻军也10多次对其进剿。1951年11月,杨德高派其师爷白常福找解放军请求投诚;1952年6月10日,杨德高夫妇率部向骑马区临时办事处投诚,此后,下六村地区的匪患基本肃清。1952年6月19日,蒙自专员公署委任杨德高为蒙自专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22日,红河县人民政府又委任他为洒马乡乡长,后来杨德高先后担任过红河县政协委员,红河哈尼族自治区政府委员和政协委员,杨德高也从土司头人变成人民的公务员,为哈尼族地区的社会稳定和政权建设做了一定的工作。1954年6月,杨德高在洒马病故,享年44岁。


杨德高获得土司的地位,靠的是血统,但杨德高一生政治上的沉浮与其幕僚的辅佐关系甚密,其中特别是其妻杨绍仙、师爷白常福更是关系重大。


杨绍仙(1915年—1969年8月),民国4年出生于半坡寨(现大黑山镇嘎处村委会半坡村,原址在山上,现在全村已经搬迁到河谷国道219旁边)一户哈尼族家庭。当时,半坡寨是上、下六村到江城、思茅、普洱的必经之地,过往的客商经常在杨绍仙家休息。杨绍仙聪明伶俐,从小就与过往客商接触,见多识广,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汉语,17岁时嫁给杨德高,成为杨德高最强有力的助手,杨德高处理军政大事都听计于她,加之杨德高身患残疾,行动不便,许多抛头露面的事情都是杨绍仙代理。因此,几乎可以说杨绍仙是洒马土司府的实际当家人。1950年l0月,国民党特务召集滇南地区参与武装叛乱的地方武装,成立“反共救国军第二支队司令部”,委任上六村土司孙宗孔的女婿曾德兴为第四团团长,杨绍仙在杨德高1950年叛乱期间,加入了“反共救国军”,在曾德兴团任团副。1952年与杨德高投诚后,杨绍仙被红河县政府(当时洒马一带属红河县)委任为洒马乡副乡长。1953年1月,墨江县开展土改,一些地主恶霸逃到洒马一带,造谣蛊惑,杨绍仙害怕被批斗,撇下杨德高,率领40多人叛逃,活动于中越边境一带。1954年6月,杨绍仙又被争取回国,同年被任命为政协红河哈尼族自治区驻会委员,1958年任政协云南省驻会委员。1969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杨绍仙被押回牛孔批斗,8月在强制劳动中病故,享年54岁。杨绍仙与杨德高的关系,从政治角色的角度看,可以理解为一种特殊的官僚与政客的关系,杨德高通过继承,获得了政客的身份;杨绍仙通过婚姻,获得了官僚,甚至是政客的地位,二人成为民国年间下六村地区最强的政治军事力量。


白常福(1926年1月3日—2016年7月29日),哈尼族,初小文化水平。解放前,白常福是洒马土司杨德高的师爷,杨德高许多重要的活动,就是其完成的,如1949年l0月,杨德高将武器交给政府后,又授命其师爷白常福召集所属头目开会,商议应变措施,暗中整编所属部队。1951年l1月,杨德高派其师爷白常福找解放军请求投诚;1952年跟随杨德高投诚,成为人民政府的公务员,曾任政协绿春县委员会第四至第九届副主席等职,2003年任调研员。2016年7月29日逝世,8月1日下葬在其老家——大水沟乡牛倮底马村委会下龙碧村,享年90岁。白常福的一生,正如一位县级老领导所言:“沧桑一世,常福百年”。


三、沧桑的遗迹


杨德高的宅邸已在“文化大革命”中破坏殆尽,如今只留下当年建筑的石材,最长的石材有成人双手张开的一排多长,有柱基石、墙石、水槽石、雕刻石等等,或砌于农户墙角,或散落于村中,一副凄凉的景象。留存下来的石材最集中的是村中的万年青树下,以正方形围墙护佑着村民的这棵福树。石刻都是浮雕,其中最清晰的一块石刻是《三国演义》中“千里走单骑”的故事。其实,洒马村到今天也只有47户215人,可以想象当年全村应该只有一二十户人家,但就是区区这么小的一个少数民族村寨,却出了杨德高这样官僚与政客双重身份的下六村地区最强的政治军事力量,他本人不就是民国年间“千里走单骑”的版本吗?旁边还有一块石刻,有古代城门、城墙、城墙上有角楼,角楼里有一个人,这该不是《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空城计”吧?从这些石刻中可见当时杨家已经很重视汉文化的学习了。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石刻“千里走单骑”



杨德高的宅邸原址位于洒马村最下方,现今已淡然无存。原址上现在住着的老人,一见到我们,就给我们讲杨德高家的故事,他还收存着绿春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卢保和所著的讲述杨德高师爷白常福一生故事的书《沧桑一世 常福百年—— 一个土目家丁的一生》,里面有一幅杨德高宅邸的回忆笔绘图,这位屋主老人在上面用蓝色圆珠笔补绘和标注了大门石梯、大路、水沟、晒谷场、火房、牛圈,使宅邸复原图更完整、更清晰。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杨德高宅邸复原图


杨德高的墓就在东面紧靠近其原宅邸处。村中另一位老人告诉我们,杨德高是在位于墓上方的由政府提供的房子中去世的,当时妻子杨绍仙就坐在床边亲自送他离去。这位村中老人亲自参与下葬了杨德高,他说下葬时还陪葬了一把二十响的手枪,以表达杨德高“战斗”的一生。1999年3月,由白常福协助杨家后人重修了杨德高墓,立了碑文。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洒马村杨德高遗迹分布图


1969年8月,杨绍仙病故后就近安葬在牛孔镇平掌街村委会麻栗树村子下方,后来由其女儿将其墓迁至作播村委会作瑶村子旁边。


说起来,人们都喜欢讲、也喜欢听传奇故事,老人们还喜欢讲风水。“理所当然”地,村中老人也给我讲了一下洒马村的风水:“阿里(哈尼语,对年小者的爱称),你看看,对面和左右两边的一座座山,全部都是聚拢过来的,这是众星拱明月啊!杨德高家的大门门相是对着前面那座山的,好啊!”他停顿了一会儿,指着村子前面远方说:“但是,那两座山就不好,看到了吗?就是河谷两边像牛角一样相对出来的那两座,所以杨家就出现了争权夺利,互相残杀,亲戚之间也是争斗不断。”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老人房子的这个位置就是原杨德高宅邸


听两位老人讲,杨德高生有一子三女,共产党解放滇南时,长子杨福安在老挝边境一带被击毙;长女杨玉农、次女杨玉花嫁在牛孔镇作播村委会,三女杨玉芝在昆明。


想不到的是,此次到洒马村探访杨德高遗迹的三人中,除了我,另外两人分别是下六村白常福的外孙和上六村孙宗孔的后代,而在当时上下六村之间是水火不相融的死对头,如今却都在一起共事,而且无意之中一起来这里探访。这是历史的安排,是历史的巧合,这就是真实的历史啊。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成人两排多长的条石(图中为白常福外孙)


离开洒马村的时候,我们向村中的两位老人宣传要留存好、保护好这些遗迹,不要让村里人破坏,这是洒马村的历史,是绿春县的历史,也是滇南的历史。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杨德高宅邸石材用于村中万年青树围墙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公众号“宇宙眼”。若需要本文的word版本或高清原图,请联系作者:公众号“宇宙眼”,QQ邮箱64970792@qq.com,微信号sandam770)


扫一扫,看更多内容:

探访洒马杨德高遗址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宇宙眼」,搜索「gh_21186299f2ae」即可关注。


楼主热帖
[这是默 认签名,更换签 名点这里!]
红河必应社区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咨询/聊天/交友请搜索QQ群:334944834 微信公众号:hhbingcom,欢迎大家加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48 | 回复:0

热点排行更多
红河必应论坛为有需要的网友提供互动分享交流为主要方向,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
站内导航
地图搜贴
站内导读
网址导航
本站站务
站务管理
投诉意见
红河咨询
商家合作
黄页114
Q群展示
广告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MIP| BBS| Archiver| 小黑屋| 红河必应网 |网站地图
加入Q群:334944834 地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邮箱:administrator@hhbing.com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7004499号-1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