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红河必应网

搜索

[红河历史百年大事]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复制链接]
administrator 发表于 2019-7-7 08: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istrator
2019-7-7 08:02:54 46 0 看全部
  作者可信度:
 
83% (4) 【我投】
  作者可疑度:
 
17% (2) 【我投】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x
马西克兵变
        云南河口历来民风彪悍,就在河口起义第二年,即1909年又发生“马西克兵变”,再次震撼清廷。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20世纪初河口滇越铁路交界全景
       马西克属河口对汛督办,是现在的河口县蚂蝗堡农场的一个壮族村,位于龙堡南面,距河口县城20多千米,距边界仅5千米,是中越边民往来的通道。1908年河口起义后,清政府将河口南防副营务处的兵力由4个营增加到7个营,归都司陈天贵指挥。其中,开边巡防第三营驻马西克,该营兵辖5个哨,每哨约50人,前、右两哨驻南溪,中、后、左3哨驻马西克本营。清滇总督李经羲鉴于河口起义,革命军连连得手,其原因之一是清营中两广籍兵过多,容易受革命军影响。拟将各巡防营中的粤、桂籍兵全部清理,遣返原籍,以杜隐患。驻马西克巡防第三营管带潘广福系广西人,该营兵亦多两广籍。所以潘广福对其部下诸多迁就,当风闻两广籍兵勇有被遣返之说时,就将所辖各哨两广籍兵的籍贯改为广南籍。后来潘广福因被撤职。岑得贵代理开边巡防营第三营管带。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起义军缴获的英制铁炮
       岑得贵亦系广东人,1908年任河口巡防营管带。河口起义时,所部兵员全从革命军,岑得贵只身逃逸返回广东,后为南防营务处邦统贺宗章召回,留在河口副督办候差备用。岑得贵继潘广福任第三营管带后,为了报效清廷再用之恩,竭力整治所部,将在花名册内潘广福改广南籍的两广兵勇的籍贯全部更正,严禁兵员吸食大烟。白天除操练外,还要挖筑战壕,修搭营舍,晚上集合点名达3次之多。兵员不堪其苦,多欲请长假,均被严斥不准,因此怨声载道,时久萌生异心。1909年冬,在河口设馆教书的梁锦堂(广西南宁人,曾在清军开边巡防营当过文牍,一般称他为梁师爷),暗使潘二到马西克策动岑营兵勇携枪“叛逃”。潘二系广西太平人,素与该营后哨官黄河清(系广西人,原管带潘广福的内弟)、什长凌胜兴、正兵曾国朝等人有交往。冬月十三日,潘二到马西克岑营二棚与黄河清、凌胜兴、曾国朝密谋,决定在冬月十五日夜,策动驻马西克的3个哨叛变,携械进入越境另谋他图。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驻守河口的清军官兵与修建滇越铁路的工程师及筑路工人
       当天,由曾国朝到河口找梁锦堂领取银洋400元(两)作伙食费(按:当时每人每天伙食费约需三钱)。在这之前,有个叫李显堂的到营求差,经岑得贵允许留在中哨候补。事发前3天,也有3个陌生人到后哨住宿求差。这一切未引起岑得贵的注意。冬月十五日,梁锦堂偕数人到马西克岑营,声言找同乡玩耍,并在棚内住宿。是夜9时,在李显堂、黄河清、凌胜兴策动下,中哨首先发号点名,兵勇纷纷佩带武器,准备起事离营;左、后两哨亦同样发号点名,以示策应。岑得贵的亲信、中哨哨官龚某见状,急忙跑进内营报告岑得贵。岑手提短枪至中哨,见李显堂正在策划诸事,当即举枪将李显堂打死。于是各哨枪声大作,岑知事不妙,连放数枪,与随从冲出公棚,走入山林躲避。开边三营左、中、后3个哨兵150人,除左哨什长带10人奔南溪告急外,其余14人均随黄河清、凌胜兴等人哗变。共带出毛瑟枪110支、子弹20箱(约2万发)和饷银两鞘,拉走寨中老百姓马3匹驮运器物,于次晨由坝吉过界,进入越南边境。次日,河口副督办嵇祖佑得报,立即拍电报向蒙自临开广道龚心湛告急,并饬都司陈天贵派当时驻河口管带黄毓惠率一哨兵勇,偕同前边防三营管带潘广福,火速前往马西克相机抚缉和处理善后各事。驻腊哈地管带黄某,亦奉命带一个哨,乘铁路工程车赶到南溪,与岑营未叛的两个哨共同追堵。蒙自龚心湛得报,电饬古林箐、木厂和远在蒙自的清兵,星夜赶赴马西克协同缉剿;龚心湛还函请驻蒙自法领事告电法驻越南总督转饬老街边防法兵代为堵截。滇督李经羲饬曾镇压三点会起义与河口起义、为清朝立下汗马功劳的蒙自南防营务处邦统贺宗章,亲赴河口坐镇,指挥堵剿和处理涉外事务。发生于河口起义第二年的马西克“兵变”,使清皇朝官员上下震恐,乱作一团。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河口暮色余晖
       梁锦堂、黄河清、凌胜兴等人带领“叛逃”兵员和临时集结的苦力(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约200人到达越境后,迂回在越南边境三台坡、效劳、茫哈等地之间,打算向猛康进发。路过效劳时,给当地里长一封信说:“六安州象某结党3000多人,约我等和他们一起攻打龙州(广西省);又因岑某管束过严,所以决心同践此约,假道越境,并不想在东京(河内)多事,一路公平买卖,决不骚扰……”由于“叛”兵已经进入越南境内,清兵不敢越界追缉,嵇租佑亲往老街面晤法公使,就马西克兵勇携械“叛”逃一事,请老街当局根据清王朝外交部与法使巴思德议订《禁止逆党章程》,协助堵截和缉拿。老街公使一面派人与“叛兵”代表洽谈,促其缴械就抚;一面派谷柳四圈官带兵前往围剿。河内法殖民当局亦增兵五百,分别驻扎龙鲁(今富流)、保胜,以防不测,并封锁老街边境,不准华人过桥入境,一时风云突变,人心惶惶。19日,法四圈官率部到达“叛兵”集结的茫哈地方,“叛兵”无心与法兵接战,退至猛康附近。猛康法汛官派翻译劝令“叛兵”缴械,凌胜兴等以“只假道越南前往中国龙州,决不在越境滋扰生事”为由予以拒绝。法军与“叛兵”相遇于距猛康十里的山路,双方开火。由于“叛兵”人多枪少,且连日奔疲,在武器良好、人数众多的法兵围击下,无心恋战,突围撤退,“叛兵”牺牲20多人。23日,法兵追击至谷洞(地名)之南,“叛兵”奋力还击,双方展开激战,终因兵力悬殊,寡不敌众,只得向岔河方向败逃。战役中,击毙法三圈官1名,击伤法二圈官1名及越红带兵2名。“叛兵”死亡9人,被俘10人,黄河清战死。24、25、26日,双方均在坝哈一带开仗。“叛兵”死亡50人,潘二、凌胜兴战死。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古炮上的图文古炮上的图文
        “叛兵”被连日追击,弹尽粮绝,溃不成军,四处逃散,有的藏匿深山密林之中,有的潜回国境,另谋他图。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刚刚燃起的反清怒火,被清王朝假借帝国主义的手扑灭了。河口副督办嵇祖佑在敦请老街当局堵剿的同时,命令各营沿边界布岗设卡,严密盘查,缉拿逃散兵勇。并出布告重金悬赏,捕获梁锦堂者,赏银500两。寻获一支枪赏银15两,寻获子弹每百赏银5两。在坝哈逃散和潜回国境的兵勇,纷纷被捕,据统计:被清兵捕获和法兵捕获押送来河口的约40多人。梁锦堂在坝哈被击溃逃散后, 只身逃回边界,混迹在荒村僻野以避人耳目。次月又潜回河口,隐匿在烂泥塘后山丛林中,意图等候时机,东山再起。不久为清兵侦悉,派兵勇数名伪装成被打散的“叛兵”,到烂泥塘后山寻找梁锦堂。当梁锦堂发现来者不善时,已为清兵所捕,在草丛中搜出毛瑟枪一支及木刻“总统”铃记一枚。不久,梁锦堂亦遭清兵惨杀于烂泥塘。滇督李经羲为了杜绝河口起义及马西克“兵变”的重演。下令严肃处理马西克“兵变”失职官员。革杀捕获“叛兵”,轻者被割耳和判监禁五至十年,以示杀一儆百。并饬各开边巡防营清理遣散两广籍兵勇。河口各巡防营中共有广东籍兵勇87人,广西籍兵勇187人,均被派人押送返回原籍。“兵变”平息后,各省舆论哗然。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位于河口老卡的中国与越南陆地老界碑
        广东有些报纸刊登文章,谴责法帝国主义武装干涉中国主权,意图入侵华地……滇、桂、粤各省学界大为震怒,纷纷开演讲会、张贴标语,谓“法人有意侵吞边疆领土”,有些乡镇已召集乡民作防御。汉口一些标语更大肆渲染,危言耸听,说什么“法军二十万入侵云南”。清廷外交部电滇制台转饬各地:如再有报纸故意造谣煽动,立即惩办。这足以说明尽管清政府媚外镇内,辱国丧权,但是有民族气节的中华儿女,无时无刻不在按捺着即将迸发的怒火,注视着法国殖民主义者在中越边境的一举一动。马西克“兵变”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清官员贺宗章说:“岑得贵接任管带后,奉札严禁烟、赌。所部三哨,以其有嗜好不服,一夕携械叛逃,闯过越界,致有马西克三哨叛逃之变……”梁锦堂被捕后在供词中说:“看报纸以法人恨,起意纠众与法人为难……”这些都不是“兵变”的目的,岑得贵平日管束过严,只不过是事物的现象,是引爆“兵变”的导火线。20世纪初,孙中山领导的反清活动,汹涌澎湃。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民国时期的河口小学办公楼
        当时中越边界的风风雨雨,无不渗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政治内容。河口起义失败后,心有余悸的清廷南防官员们,怕看到这些惊心动魄事件的重演,不敢去探索同这一事件有关的蛛丝马迹和因果关系,怕涉及自己而带来日后的麻烦。“约束过严致变”,便成了他们向上级交差的唯一依据,“纠党与法人为难”,亦非梁锦堂本意,更不是兵变的真正目的。这不过是梁锦堂不暴露预谋,或者是为了掩护某方面的秘密关系,而用以搪塞清廷官员的假供词。 值得研究的是:潘二在策动黄河清、凌胜兴等人时的谈话,和入越境后给效劳里长的信,都声称他们是践象某的约,赴六安州会合,同攻龙州,只是假道越南,并非在东京生事。龙州是革命党人集结的地方,发动河口起义的主力,就是从那里拉过来的。河口起义失败,一部分革命志士退入越境也渐渐向桂越边境靠拢,集结在山林河谷之中,以图东山再起。所以“叛兵”进入越南境内后所要去的方向,也就是桂越边境当时革命志士集结的地方。而孙中山领导的武装起义,往往是联合当时的帮会组织和地方势力共举义旗。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河口古炮台遗址
        “准备攻打龙州”,无疑是革命党人在河口失利后,准备第二次在龙州举事。桂越边境六安州的象某能集结3000多人,已不是一般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盗寇团伙,“叛兵”要加入这一股势力,也不是临时打算的权宜之计,是梁锦堂等早已与之联系。再看看“兵变”前曾国朝曾到梁锦堂处领取400两银子的伙食钱,清兵在捕获梁锦堂时搜获的“总统”铃记木质印章,如果不是有某方面的支持,作有计划、有目的的行动。单凭这个两袖清风,一介书生的私塾教师,哪里来这400两银子,又岂敢在这驻扎重兵的南防重地来进行秀才造反?可以说:“马西克兵变”是1908年河口起义的余波。可惜策划和参与这一事件的主要人物梁锦堂、李显堂、黄河清、凌胜兴、曾国朝等,都带着“马西克兵变”的真正目的而壮烈牺牲,仅留下梁锦堂“与法人为难”的假供辞,和清吏宣称的“因管束过严而携械叛逃”的结论而渐渐淡去。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河口起义军英勇就义的红河滩头

来源:《话说红河-河口》 触摸河口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云南河口起义的续集-马西克兵变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河口史志」,搜索「ynhksz99」即可关注。

楼主热帖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46 | 回复:0

热点排行更多
红河必应论坛为有需要的网友提供互动分享交流为主要方向,关注红河州本土信息,聚焦社会热点,成为广大网友了解红河、为红河发展建言献策的重要平台。
站内导航
地图搜贴
站内导读
网址导航
本站站务
站务管理
投诉意见
红河咨询
商家合作
黄页114
Q群展示
广告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MIP| BBS| Archiver| 小黑屋| 红河必应网 |网站地图
加入Q群:334944834 地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邮箱:administrator@hhbing.com ICP备案号: ( 滇ICP备17004499号-1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